热门搜索:

然其中一个军官在看到叶潇之后直接用手指着叶潇说道

时间:2018-12-14 12:59 文章来源:互联网

 
    而叶潇则是根本不与理会,阵法基础很快便被那近百名分身所搞定,叶潇所布置的阵法仅仅只是困阵,并不是杀阵,而且这困阵也是最此等的,但因为叶潇目前的品阶那可是仙阶,所以哪怕是随随便便所布置的阵法,那对付起一般在阴阳融合之后也不过勉强达到太乙金仙的自己来说,也是非常轻松的,更何况也仅仅只是困,而不是杀!
 
    “起!”那近百名分身瞬间消失,而叶潇本人则是直接控制着那已经搞定的阵法,在叶潇话音落下之时,周围更是出现了一道道亮光,那无数道亮光在亮起之后,更是朝着那傀儡叶潇缠绕而去!
 
    叶潇本人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双手一抖,手中的长枪挥动,朝着对方瞬间刺击而去!那阵法已经将傀儡叶潇困住,短时间内,根本动弹不得,所以这个时候的叶潇一枪戳下去,对方绝对会因此而落败!
 
    “噗滋!”叶潇那一枪戳下之后,那傀儡叶潇便应声不懂,随即直接消散在枪头之间,随着傀儡叶潇的消散,周围则传出阵阵沉闷之音:“挑战者挑战成功!”
 
    “这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这个时候的叶潇看了看枪头之上那已经化为圆形的木质人偶喃喃自语!
 
    “主人!”就在叶潇胡思乱想之际,突然那高空之上飞来四道身影!
 
    当叶潇定睛看去之时,那四道身影并不像第四层那个象头人身的妖物一般,他们四个几乎都是美男子的形态!当然至于他们的本体,叶潇却并不清楚!
 
    当那四人恭敬的站在叶潇身边之时,叶潇这才开口说道:“你们四个都叫什么名字?”
 
    “主人,在下叫滕阳晖,这位是寇星华,还有这个郑飞以及和煦!”那个领头的男子在叶潇面前恭敬的说着!
 
    而叶潇一眼看去,发现这四人似乎特别普通,普通到放在人群里根本没有人认得出,但问题是将他们单独列出来之后,却又发现他们真如同美男子一般!
 
    “你们四个在这里面呆多长时间了?”叶潇看了一眼那腾阳晖,而后又对着其他三人开口说道!
 
    “这个……”腾阳晖和其他三人相互对视一眼,而后开口说道:“属下不知!因为时间太久远了,而且还是在这炼妖塔之内,所以早已经没有时间观念!”
 
    “不知?”叶潇微微一愣,随即开口道:“那算了吧!不过这段时间你们还是继续呆在炼妖塔内,等用得着你们的时候,你们再出来!”叶潇脸色阴沉的看着那四人!那以腾阳晖为首的四人尽皆开口答应!
 
    开玩笑,叶潇那可是他们的主人,如果动用炼妖塔的话,那一个念头,都能够让他们魂飞魄丧!所以他们根本不敢不听!
 
    一旁的叶潇听后则是连连点头,随即便转身消失在第五层!如今炼妖塔第五层已经开启,那么在这夜月国内,至少也不用担心那郝阳泽的父亲追杀!如今这个时候,叶潇可是不会在那么傻乎乎的直接丢出八爪离火兽,为了不引起那些人的注意,叶潇更是变化容貌,尽量的不让八爪离火兽出现!
 
    不过自己变化容貌之后,那玉帝能够看出自己的身份,也就是说,这变化之术,自己依旧没有练到极致,记得当年,猴子变化之时,就算是身为大罗金仙的杨二郎开天眼之后就能看出他的本身!!
 
    所以自己就算是变化之后,也不能太过依赖,还是小心为好!
 
    当叶潇进入夜月国的地界城池之后,他发现不管哪个郡俯周围都画满了捉拿自己的画像,似乎在这十年间,自己已经成为了整个夜月国的全国之敌一般!
 
    “喂,小子,你过来!”就在叶潇行走之时,突然其中一个军官在看到叶潇之后,直接用手指着叶潇说道!
 
    叶潇有些疑惑,看着那军官开口道:“什么事?”
 
    “你们去通知夜月魂主事,就说好像找到叶潇了!”
 
 
    叶潇六识无比聪慧,在那军官对着下属说话的瞬间,叶潇便已经听到了,他心中略作震惊,眼前这家伙修为也不过金仙之境,他是怎么知道自己是叶潇的?
 
    叶潇疑惑,但却并不慌乱,对那军官说道:“我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了!”
 
    “站住!”那军官又怎能放任叶潇离开,对于他来说,这已经是第十个年头了,好不容易抓到,也该他想想荣华的时候,又怎么会放弃呢?
 
    叶潇很听话,他站住了,同时微微转身看着眼前的金仙军官笑呵呵道:“我就是想问一下,这位军官你是怎么知道我就是叶潇的?”
 
    “嘿!”那军官咧嘴一笑,同时用手指着他手中的一张画帖开口道:“这时上面亲自颁发的追捕令,你的灵魂早已被上面扑捉,那么怕你再怎么变化,只要你一靠近,那么这上面的画像就会发生变动,同时进行提醒!”
 
    在那军官说话之时,那炼妖之灵则开口说道:“不好,主人这是玉帝亲自颁发的追捕令,不过其他人并不清楚,只有一些上层人士指导,而这追捕令可以说就算是逃到天涯海角,只要你靠近那些拥有追捕令的人,你的身份就会暴露!”
 
    “怎么会这样?”叶潇脸色微微一动!
 
    ...
 
    他是海军中校,强权重兵,运筹帷幄,顺风顺水,不曾想,一个小丫头竟让他军覆没’!
 
    她是小导游,‘天真烂漫’,最大的目标将军婚进行到底’,殊不知,这军婚可真难耐呀!
 
    三年前苏齐洛扬着一张春光灿烂的小脸说:“顾远航,和我结婚吧。”
 
    顾中校被口中的咖啡呛得满脸通红:“不好意思,我们不合适。”
的家里,他却是自己姐姐从未见面的未婚夫。
的腿,吓得她仓皇而逃。
 
    *
 
    “女人,我们只做不爱,有什么条件,你只管提。”她高傲的看着他,
 
    “我只有一个条件,恐怕你难以办到。”
 
    “但说无妨。”他自信满满,世界上只有他不想办的,没有他办不成的。
 
    “把你的jj割下来奉送给我,我就答应你只做不爱。”她微微一笑,观察他的反应。
 
    他笑了,
 
    “宝贝,割下来你的后半辈子怎么办,不如终身免费让你试用好了。”说完,强行将她压在身下,奉行之,做做更健康!
 
    马上阅读&ampampampampgt&ampampampampgt
 
    她是二十一世纪特工女法医,中法医双修,一把手术刀,剖得了死人医得了活人!
 
    *穿越成王府被休小妾,醒来第一眼居然是三堂会审!污蔑她杀人,好啊,让尸体说话是法医的本职!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